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异世邪君第三百八十六章捉蟋蟀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世邪君 第三百八十六章 捉蟋蟀?

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用不上任何的力道,似乎连骨头都软了,这一掐非但没有掐疼他,反而令自己的手指头几乎受伤,要命啊,这家伙怎地这么的厉害呢,把自己给弄得彻底没劲了,……君莫邪嘿嘿一笑,就这么大刺刺地赤条条的站起身来,苗小苗顿时捂住脸转向一边,这个下流家伙,竟……君莫邪走下床,慢条斯理的着起衣裳,随后瞄准方位隔着被子一巴掌拍在美人丰润的臀部,邪笑道:“胆敢质疑本公子,这就是下场!下次再有什么不服,小心本少爷让你七天七夜下不了床!今天的算是小惩大戒了!”

苗小苗不依的蠕动了一下,可就这稍稍一动却自感觉一阵由衷的倦意袭来,实在是没有力量反驳了,并不强烈刺眼的太阳光线适时地斜斜照shè进来,眼下已经是下午了……貌似足足四五个时辰的挞伐,真正让这位美人困倦到了极点。

这家伙真正禽兽啊,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不对,貌似禽兽也没这么霸道吧,真正的比那啥还那啥了,太犀利了!

眼下这情况,自己恐怕这一天一夜也是休想下床半步了……想起这位爷刚才居然还有些yù求不满的样子,苗小苗一阵娇羞之余却不自禁地带了几分恐惧:看来这位夫君多找几个老婆,不是没有道理的,就他的那啥,真正就没有几个女人能经受得起,自己可是堂堂尊者高手,体质远胜常人,都这样了,其他人还不定怎么不济呢,虽说自己之前受了一点内伤,但……额,那啥?

想着想着,就这么睡了过去……居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内伤经过这么激烈的……咳咳交战,竟然没有任何的加剧,甚至没有半点的痛楚……貌似内伤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已经好了,恩,算了,这些天遭遇的古怪事还不够多吗……君莫邪这边还等着她回话呢,哪想到一转眼,自己才提上裤子,还没扎起腰带,这丫头居然已经睡过去了……“真直接啊……”君大少摇摇头,浑身轻松地走了出去。不过心中也有一点奇怪之处:苗小苗可是玄yīn女体,女子之中修炼速度数一数二的资质;按说,这样的特殊体质与自己所拥有的纯阳之气双修,应该有一些特殊的感应吧?

怎地就全然没有发现半点异常呢?

常常听说女子体质若是yīn气过重,而且本身修为高超,那啥之后会伴随惊喜到来……但自己这又是咋回事?爽无疑是很爽了,不过那所谓的惊喜怎地没见到,难道我还是功夫不到?还是那“惊喜”只是以讹传讹!

再看着床上陷入沉睡之中的美人,君大少吧唧两下嘴巴,摇摇头:貌似不是自己能力不到……看来这其中应该是另有蹊跷……浑身舒爽的君大少爷走出门口,一共还没走出几步呢,就看到一道窈窕的身影静静地站在拐角处,正将小巧的耳朵使劲的贴在墙壁上,似乎在倾听着什么……居然有人听墙根!

看那丫头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想必已经听了许久……君莫邪真正又好气又好笑,“嗖”的一下到了这人身后,揪住耳朵拎了起来:“你这丫头在干什么?又琢磨什么坏心思呢?”

这道窈窕的身影,正是独孤小艺大小姐!

在邪君府之中,貌似除了她,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干出这种听墙角的事情了……“啊~~~”独孤大小姐骤听质问,可谓是大受惊吓,大叫一声,就要跳起来,但刚刚跳起,却又立即浑身酥软的倒了下去……“我我……我我……我在捉蟋蟀,嘿嘿嘿,捉蟋蟀……”说着,独孤小艺满脸绯红的蹲下身子,煞有其事的在墙角处仔细观察,四处寻摸……“啥?捉蟋蟀?”君莫邪一头黑线:“那你得等两三个月了!这个时节有那玩意儿吗?蟋蟀!你可真能编……”

独孤小艺脸上不知道什么表情,两眼醺醺如醉,躲躲闪闪的不敢看他,两条修长的**紧紧并着,似乎没听见君莫邪的话,只是向着远处慢慢地蹑手蹑脚的挪动脚步,口中结结巴巴的叫唤:“你…你胡说八道,那不就是蟋蟀…蟋蟀…我发现了!蟋蟀……你别跑……”

嗖的一声整个人迅速转过一个墙角,瞬间已经没了影子,莫看小丫头眼前修为平平,但刚才那身法,连君大少爷也多少有点傻眼,人的潜能真是犀利啊……一声长出了一口大气的声音从墙角拐弯处传来,随即就是一阵慌不择路的奔跑声――小丫头落荒而走……“恩?蟋蟀?……”君莫邪微微歪歪头,咂咂嘴,突然耸动了两下鼻子,似乎这里的空气之中,弥漫着什么古怪的味道,想了一想,不由得一脸食髓知味的yín笑起来,喃喃自语道:“今天才注意到,原来小丫头已经长大了……看我今天晚上就去捉了你这只已经成熟的蟋蟀……”

苗斩三人与莫无道兮若尘等四地强者坐在邪君府最宽敞的客厅里,彼此大眼瞪小眼。

这些位当世强者、已经当世强者的代表已经坐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了!

自从早晨那突如其来的天地异象消失之后,这些人就齐聚到了这里;目的自然是要见君莫邪一谈;但君大府主却不知道因为什么“重要”事情,一下子消失不见了……这可让几位“高人”等得难受起来。

但是我没有和谁吵

茶倒是好茶,可再好的茶也禁不住翻来覆去的冲泡,一壶茶到现在已经冲泡了三五十回了,早已经冲得跟白水无异了――这里,自然是没有万古茶香草那等高级招待的……而这样招呼导致的后果就是,连这里的那几位超一流高手也顶不住,先后去了几次茅厕,再强的高手也还是人,人的肚量始终是有限滴,所谓宰相肚内能撑船始终只是比喻,并也许应该也有所耳闻。但经历了2013非事实……之前其他的来道贺的小势力,在今天早晨之后就已经纷纷告辞返回,既然混个脸熟的目的已经达到,还另有不少意想不到的收获,此行当真是不虚了,但各自始终有各原先以行业应用为主的络视频监控设备从外观、功能、应用和价格上不断贴近家庭市场的消费需求自的事情要处理,既然没有大事了自然就要走了。

再说这里也委实不是什么好去处,呆在这里,只怕每时每刻都要担心自己的xìng命安全,还不如早走早利索,早走早安心。

离开了邪君府,人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可算是活着出来了……莫无道等人自然更忙!他们更想走!

但他们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还未完成,走?哪里走?

相信就算邪君府真正赶他们走,他们也不会走的。

至于苗家三人,此行也可说是大有收获,但与君大少爷之间的事情却还没有完全处理好,自然也是不肯就此离去的,再说,现在的邪君府正是苗家姑爷家,如何不是自己家!

如是乎,各有盘算的几伙人就这么呆呆的坐着,一开始大家还有说有笑,几个时辰下来,苗斩都已经抚今追昔回忆往事回忆到了现在,大家也都将自己当年的英雄事迹吹嘘了一遍,却还是没见到君大少爷的影子。

其间甚至还冒出了一个笑话,由于大家都是无话找话,说到后来自然是漏洞百出,到后来苗刀直接皱着眉头看着正在滔滔不绝的呼延傲博不满地道:“你不是说你那当年的隔壁的二大妈的小儿子的小舅子的小姨子的丈夫的姐姐她公爹的干孙子的大姨妈的妹妹是在卖菜的时候被一个天玄高手看上了带走当了小妾了嘛?怎地现在却又说成是被人强jiān了?”

呼延傲博瞠目以对,强词夺理道:“难道当了天玄高手的小妾就不能被人强jiān了嘛?这玩意儿有多希奇,一个天玄在咱们眼中,能比蝼蚁强多少……”

于是几位圣尊几位宗主围绕着一个卖菜的妇女被强暴的事情争论一番之后……静默下来。大家都觉我闪我闪我闪闪闪。飞仙决定着刑天能否首轮就出绝技得讪讪的有点不好意思。

一时间的冲动八卦,八卦也就八卦了,但一味的八卦,就比较有**份了,在座之人还是比较注重自身身份滴……“君莫邪到底在干神马?”苗刀站了起来,在宽敞的客厅内走来走去,口气十分不耐:“在这个关键时刻,竟然练功练了这么久?”

他们得到的梅雪烟的答复就是:“莫邪正在练功!请稍候!”

谁也没想到君莫邪这一‘练功’竟然从早晨一直练到了夕阳西下!前后已经差不多四五个时辰了!

但大家都明白个中道理,真正有时候灵感来了练功一座数月也是常有的事,根本不足为奇。他们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这家伙到底要练功练到啥时候呢?

现在距离夺天之战一共就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要是这家伙到那时候还不出关,那么事情可就真正的大条了……但若是这些人知道君莫邪所谓的练功居然是在练‘双修’功,估计这几位道貌岸然的打高手都要狠狠的啐一口唾沫,狂骂一声:“禽兽!畜生!禽兽不如!”

不说这什么时间问题有没有人比得上,或者这持久力足以让天下百分之九之九点九九九九的男人自卑惭愧到无地自容甚至愤而自杀,就是这份架子,那也是空前绝后的。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之无愧!

宝宝积食不吃饭怎么办
小孩子老是不爱吃饭怎么办
南宁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