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半月天使 第三十三章 魔化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3-29

半月天使 第三十三章 魔化

粉白花瓣纷纷洒洒,映衬着璀璨星辉。

千翎站在桃树下一动不动,安静得如同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

虽然只是桃花飘落的一刹那,却仿佛历经了千万年的岁月。

从怦然心动,到执着坚守,再到哀伤绝望。

云椰,这是你的回忆吗?

像是被谁的情感所占据,悲伤缠绕,难以呼吸。渐渐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原来,山神传说全都是真的。凄美是真的,绝望也是真的。

只是难过得让人无力承受。

手缓缓伸出,触碰那嶙峋坚硬的桃树枝干。

指尖渐渐传来波动的思绪,哀伤的,悲怆的,如水流淌。

原来,你在这里啊。

“云椰,别哭。”

白皙手指轻轻拭去脸颊边的泪水,千翎缓缓抬起头,见离歌深深注视着她,小心翼翼地伸手来擦拭她的泪水。

千翎微微低下头,不忍去看他眼里的怜惜和眷恋。

看来,云椰死后,离歌不仅仅是成为了堕落神明,甚至失去了心神变得神志不清,不然也不会将自己认做云椰了。他仅凭着魂飞魄散后的一缕残魂,却在满月之夜化作流萤归回山林。

你是在等她吗?

云椰若是知道你为了她连魂灵都不得安宁,永生永世痛苦徘徊、苦苦守候,又该有多心疼?

千翎咬了咬嘴唇,纵然心中有些不忍,却是紧紧握拳,下定了决心。

既然她来到了这里,看到了云椰的记忆,又目睹了离歌的痛苦,便没有理由袖手旁观!

他不能继续活在梦里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千翎抬起头,认真地看着离歌的眼睛。

“离歌,你还记得云椰的歌声吗?”

他愣了愣,仿佛回忆起遥远的往事,眼神渐渐温柔得像要融化开。

“记得。”他轻轻点头。那是他听过最美的歌声。

“好。”千翎冲着他一笑,“现在,我唱歌给你听,你听好了。”

他点点头,拉着她到石桌边坐下,抬头认真注视着她,眼神透出期许。

“咳咳。”

千翎清了清嗓子,眼角瞅见离歌期待的眼神,虽然觉得很丢人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始唱。

声音清澈干净,调子却时高时低,像只顽皮的猫上蹿下跳,让听者不觉莞尔。

这是那漫山遍野的铃铛花所唱、也是清雪镜亲自教她唱的曲调。

她总是控制不好自己的声音,练了那么多遍,虽然依旧跑调跑得厉害,却不似先前那样跑得不知东南西北,多少还是有所进步。然而比起云椰那几乎不逊于清雪镜的天籁歌喉,还是差远了。

谁说天使的歌声一定美如天籁?谁说兽人只会呼号长啸?

看看她,再看看云椰,她们俩都算是特例。

歌声渐渐停止,千翎抬头望着离歌:

“怎么样?”

“呃好听。”

千翎很无奈地看着他:“不许撒谎。”

好听?你这谎撒的我自己都不信。

离歌抿着嘴唇不说话,眼睑轻垂,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离歌,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你记忆中云椰的歌声吧?”

千翎循循善诱,希望他能自己意识到,她并不是他的云椰。

他却忽然抬起眼,眼神清澈干净得仿佛山间溪流:

“没关系,我不在乎。”

“啊?”

他轻轻握住她的手,声音温和清朗:

“我喜欢的是你,与歌声无关。”

千翎傻眼了,再次从心底升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千翎气不打一处来,用力甩开他的手,揪着自己脸颊边的栗色头发瞪着他:

“云椰的头发不是这个颜色吧!”

又扯着自己的脸凑到他面前:“还有,我们长得都不一样,你总不会连云椰的样子都忘了吧!”

他呆呆看着她,半天没说话,像是被她凶神恶煞的样子和突然提高的分贝给吓到了。

千翎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忽然有些泄气。大概云椰从来没这么凶过他?

倒是像她在欺负一个小孩子。

千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声音轻轻仿佛叹息:

“你看,这里也没有云椰的兔子耳朵啊?”

离歌低着头,声音低低带着一丝细微的颤抖:

“你想说什么?”

千翎看着他眼里那一抹痛楚,心渐渐揪紧。

你是真的没有看出来?还是即便看出来了,却依旧固执着不肯承认?

轻轻拉过他的手,缓缓走到桃树前。

拉着他的手放在嶙峋坚硬的桃树枝干上,千翎注视着他,声音轻轻。

“离歌,你真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吗?我不是云椰,真正的云椰在这里啊,是你把她带回来葬在这桃树下的,你忘了吗?”

云椰,云椰。

若你的魂灵有所感知,请将你的思念传递给他吧。这个傻瓜一直在等你啊,却不知心爱之人虽然已失去了形体,却依旧以另一种方式陪伴着他。

纷纷洒洒的桃花雨,像是谁的泪水。那么悲伤,却那么欣慰。

我终于又触碰到你了。

他的手却蓦地收了回来。

“离歌?”千翎惊讶地看着他。

“不,不会的,不可能”

他缓缓退后两步,全身颤抖,眼里渐渐泪水蔓延,脸上却忽然出现一个怪异的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醒醒吧,别再自欺欺人了,云椰已经死了,她要是看到你这样,只会更加伤心啊!”

见他脸色煞白像是随时会晕过去,千翎担忧地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

“你骗我,你在骗我――!”

他颤抖着一把推开她,口中蓦地爆发出嘶吼声!

千翎猝不及防被他一推,一个不稳摔在地上。

看着手掌擦破皮的地方渗出血来,千翎惊讶地从地上抬起头来,却看着他的模样倒吸了一口凉气。

“离歌?”

夜风仿佛在瞬间凌厉起来,冰冷得令人不自觉寒毛竖起。

桃花在瞬间凋零,娇嫩的粉白花瓣刹那间枯萎衰竭化作黑色碎屑消散在夜风中!

朱红神印在夜色中泛着血光,离歌颤抖着死死抱住自己的头,泪水纵横,嘴唇颤抖着喃喃念着“云椰”。

幽蓝光晕一丝一缕渐渐如火焰升腾而起,环绕在他周身肆虐舞动!

“离歌,你冷静点!”千翎惊愕地看着他额心处的朱红神印渐渐缭绕起一层黑气,强烈的不详气息自那神印为中心扩张开来!

“云椰,云椰我不信,不信!”

长发在夜风中肆虐飞舞!紫衣翻卷,少年被幽蓝的火光环绕,颤颤巍巍发出痛苦咆哮!

火光闪烁,漆黑的影子在地面晃动,竟渐渐化作实体从地面脱离!

嘻嘻嘻嘻

无数诡谲的嬉笑声游荡在整个庭院,声音深深浅浅或高或低,游移不定。

伴随着离歌痛苦的咆哮声,渐渐整个庭院剧烈颤动起来!

无数黑色影子从地面腾起,嬉笑着四散开去,奔跑舞动!

那些爬满石廊石壁的藤蔓被影子所重叠,瞬间如同活过来一般从石壁上脱离下来,蛇一般蠕动扭曲着缠绕在四周的建筑上,刹那间石壁皲裂开来,石屑飞洒!

火光灼灼,光影交错!

“怎么会这样?”

千翎呆呆看着被幽蓝火光环绕的离歌,站起身向着他走去,伸手想拉他出来!

那幽蓝火焰中忽然腾起一缕火蛇,蛇信喷吐的瞬间发出尖利嘶叫向着她缠绕而来!

肆虐舞动的火焰迎面袭来,瞬间将她整个人淹没在幽蓝火海之中!

小孩子缺钙要吃什么宝宝爱出汗是什么原因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他达拉非片为什么贵
手戳伤二次受伤怎么办
成都专门治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