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北京征拥堵费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3-29

北京征“拥堵费”:究竟是谁的一厢情愿

10月18日,小雨。家住劲松的张小姐从北京西站送完朋友,坐车准备回家。从北京西站到劲松,走长安街,非常方便快捷。

然而那一天,从下午4点多开始,长安街上就堵了上千辆车。所有的车都是走走停停,以近乎于爬的速度行驶。40分钟的路程,竟然走了整整一个半小时。就在那一天,全市127条交通道路“飘红”,整个北京交通瘫痪,多条主干道几乎成了大停车场。

这是近期以来第二次因小雨引发的大堵车。9月19日,中秋节前,北京也曾因为一场小雨导致大规模交通拥堵,全市140条道路行驶不畅,创下交通拥堵新纪录。

居北京,大不易。因为如果哪天出门发现不堵车了,就会感觉很新鲜。

面对当前越来越严重的交通堵车,曾数次不了了之的“拥堵费”又冒出头来。北京市交通发展研究中心在制定“十二五”规划时,请来国务院智库帮忙研究此项规划,得到的建议是,征收交通拥堵费。

这是今年以来第四次重提交通拥堵费的问题。不知道接下来还有第几次才会有结果,由于支持方和反对方针尖对麦芒博弈激烈,这注定是一场持久的“战争”。

主管部门难作为

早在今年地方两会期间,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就正式递交提案,建议在广州市中心区开征拥堵费,每车每天至少征收30元,以调节交通。

5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也提出,为了方便大家出行,减少机动车上路数量,应该征收交通拥堵费并制定新的上牌管理办法。

8月,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潘涛提出,应该按照车辆去的区域不同,收取一定的费用,并且制定政策鼓励拼车出行。

行业外人士建议,业内主管部门却始终三缄其口。《华夏时报》记者就北京征收道路拥堵费的问题致电此次北京交通“十二五”规划的编纂部门,北京市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继孚接通电话后,拒绝回答任何相关问题。

而在率先提出征收拥堵费的广州,北京市交通委员相关官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市交委、物价局等多个部门正在进行调研。但关于收费方式、收费金额等相关内容闭口不言。

广州物价局此前曾表示,拥堵费开不开征还难以确定,还要根据广州的实际情况进行深入调研。然而时至今日,对于调研内容和调研结果,以及是否制定拥堵费相关草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广州物价局官员态度都含糊其辞,主管相关业务的收费管理处梁处长也避而不答。

本报记者了解到,尽管政府部门声称正在调研的声音从没断过。但事实上,政府内部也充斥着反对的意见。广州交通委员会主任冼伟雄就曾直言,拥堵费和限制上牌都行不通。在交通拥堵和赞成者的压力下,充斥着强烈的反对声,“正在调研”就成了相关部门最好的挡箭牌。

而征收拥堵费潜在对汽车产业和GDP的影响,也在主政者的考虑范围之内。根据中国汽车协会发布的报告,1-9月,我国乘用车产销988.03万辆和989.75万辆,同比增长38.07%和36.68%;预计今年全年国产汽车产销有望突破1700万辆。而在当前投资拉动为主的市场情况下,汽车无疑是带动消费的最佳选择。

利害关系复杂

从汽车行业振兴规划到近期的新能源汽车战略规划,政策对于汽车市场的偏向有目共睹。

对此,南开大学社会经济学教授刘维林认为,我国汽车保有量与发达国家相比还远远不够,因为道路拥堵而禁止小汽车进入家庭也有些因噎废食。

“重要的不是小汽车的数量,而是小汽车上路的数量。上下班高峰时期选择公共交通工具,而在放假休闲的时候选择开车出行是最好的选择。”刘维林表示。

然而,随着汽车保有量的加速度增长,导致的后果是全国交通面临极大的压力。堵车已经不是大城市的专利,许多二、三线城市也频繁堵车。日益严重的交通拥堵,都成为悬挂在主政者心头的压力之剑。尽管政府部门为了缓解交通拥堵问题,愿意祭出“铁腕”,但“有车族”强烈的反对阻挡了其前进的脚步。

事实上,就减少汽车上路数量的问题,早在1999年,北京就进行了相关尝试。

最早提出的是停车泊位证明。私家车主必须要这个证明才能办理当年的年检。然而实施之后,除了贩卖泊位证件的黄牛猖獗之外,并没有起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终于在实施5年以后废止了。彼时北京汽车保有量约为100万辆。而今年,北京汽车保有量已经突破450万辆。

另外,从今年4月1日起,北京大幅度调高重点地区停车费用,将原来5元/小时上调到为10元/小时,并规定超过1小时后为30元/小时。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重点区域行车数量。

然而,交通拥堵费从2002年传闻至今,面临的实际困难依然没变。“国外征收交通拥堵费,是因为他们有完善的配套措施。公交、地铁线路四通八达。而我国这些地方还相对薄弱。此外,怎么征收?是像高速公路收费站那样设卡口,还是像新加坡那样电子检测?收多少钱?谁来收这笔钱?这笔钱用到哪里去,这些都是悬而未决的。”刘维林表示。

有消息称,最快今年年底就能征收道路拥堵费。但业内专家认为,按照中国现在这种交通模式,即使要收,起码也是几年以后的事情。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医生

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骨质疏松吗

甘肃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玉林正骨水的效果怎样
郑州牛皮癣手术治疗
女性睡觉每天腰酸背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