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中国制造升级的麻烦该如何化解区域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5-07

倒金字塔型的人口结构实质性地减少劳动力供给,将很快并以加速度推升用工成本。因应之道是调整人口政策。不过,即使是生育自主或鼓励生育,也缓不济急。

现行社保始于1998年,推出背景是为了配合国企改革,结果是把国企退休人员的养老与医疗政府包袱甩给了社会。代际剥削性质的社保,会进一步令倒金字塔型人口结构更加严重,从而阻抗中国制造转型升级。改目前现收现支的社保模式为个人账户模式,切断代际剥削,不仅必要,而且可行。

四万亿扭曲了财富分配与资源配置,令资源配置有利于基建与房地产及其相关产业、不利于实体经济尤其是外贸,外贸行业被四万亿抬高的工资水平是刚性的。这就从多个方面制约了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

中国用工成本上升是一个老话题。不过,这个话题的热度是与时俱增的;而且随着新的情况不断加进来,这个话题的内涵也与时俱增。与之紧密联系的,是中国制造转型升级问题。

最大的问题在于:用工成本上升趋势,对中国制造转型升级有什么影响?如果中国制造能在全球产业竞合链上实现后劲十足的爬升,就能与工资水平形成一个正反馈:中国制造爬得更高 技术进步与劳均资本存量不断上升 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 工资水平不断提高,劳动者素质的提升又有助于中国制造爬得更高,由此循环往复。这是最理想的情况。如果这个自然循环被人为打断,那意味着转型升级遇到麻烦了。

用工成本上升趋势

从数据看,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从2000年的9 元增长为2012年的46769元,12年间名义增长5倍。制造业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从200 年的12671元增长为2012年的41650元,9年名义增长 .29倍,同期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名义增长 . 5倍。

必须说明,平均工资不是企业用工成本的全部。盖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是工资总额除以就业人数,工资总额即税前基本工资的加总,包括以个人名义缴纳的社保金及个人所得税,但不包括以企业名义缴纳的社保金。

例如2014年上海五险的个人与企业费率合计分别为基数的10.5%与 5%,公积金的个人与企业费率均为基数的7%。五险一金的企业总费率为42%,是不计入工资总额的。恒等式为:企业平均用工成本=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企业缴纳的五险一金。

企业用工成本或工资水平的上升,不能简单说好坏,要看是什么因素引起的。如果这种上升,是因为员工熟练程度、知识、技能与素质的上升,即人力资本投入的提升造成的,那是好事,也是一国在世界产业竞合上持续爬升的基础性力量之一。

自贡好的白癜风医院
潍坊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胸闷气短用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