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天地仙瞳第154章胜负结果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5-28

天地仙瞳 第154章 胜负结果

噗噗噗…

无尽的血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不断搅动着,而那每一道凌厉的血气都会极其精准地斩落在那狰狞的血魔熊虚影之上,让其痛苦嘶吼。

这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突兀,以至于许多人现在方才是醒悟过来,但看到练武场上此时的情景时又忍不住昏厥过去,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我没看错吧?项腾大哥如此强大的攻击居然奈何不了项天?”

“这项天究竟使用了什么天武技?那天武技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势…?”

“先前项腾与项青莲使用得都是灵阶级别的天武技,现在项腾使出的血魔熊虚影更是远超之前,这样说来,这天武技的等级岂不是…!”

“吼…!”

一声原始到极点的兽吼声拼命响彻,那属于血魔熊生前的血性彻底被激发了出来,虽然它现在只是一道被封印在剑内的妖兽精魂,但它也有尊严。

妖兽最为自尊,根本容不得它们认为太过渺小的人类可以欺辱它们!

“项天!原本我以为今天至多只能击败青莲表妹,那项家第一人的称号怕是要便宜你了,但没想到你居然上来了,那正好,让我一举击败你吧!”看着那出现在项青莲身前的人影项腾脸上不由露出喜色。

他现在消耗已经极大,就算刚才一击击败了项青莲也不可能与之后的项天相斗,因而在他轰出这血魔熊日之时就已经做好了暂时屈居项家第二人,来日再挑战项天夺回第一的准备。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项天居然突然上场了,而此时他的这道攻击还没有被损耗多少,所以说他只要击败了现在的项天那他就依旧是项家的第一天才!

“我一定要击败他!”项腾心中重重吼道,他现在的的眼神是一片火热。他天生孤傲,这项家第一天才的名头他容不得任何人将其夺走。

“血魔熊日,给我杀!!!”项腾连连大吼,体内仅存的元气狂涌而出,尽数汇入那庞大的熊躯之内,让那魔熊虚幻的身体再度凝实了几分,居然有对抗那血色气浪绞杀的趋势!

但这样无疑是在损耗项腾的本源,他的脸色犹如蜡纸一般,不再是苍白,而且蜡黄,不难看出他的消耗究竟是多么庞大了。

看着项腾这般疯狂的举动项天眉头再次深深皱起,那被百灵破空困住的魔熊虚影的力量正在不断扩大,这样下去还真有被其突破的可能。

“看来要来点狠的!”项天心中迅速打定主意,旋即不顾项青莲惊讶的目光,径直原地盘坐下来。

手型迅速变换,紧随着那困住魔熊虚影的万千元气似是受到了控制,景象犹如红色丝带般舞动起来。

“凤凰卫视闾丘露薇在博客讲述了自己在美国的采访经历: 有同行不听警察的话装神弄鬼…“项腾随着嘀咕了一句,旋即手中大剑重重地落下,他此时体内已经极度虚弱了,不能再拖延,要尽快结束战斗。

随着项腾大剑的落下,那魔熊虚影迅速变换,那一口狰狞的利齿极速变大,居然变成了数道气势磅礴的小型剑气,而那庞大的身躯则化为精纯的元气注入那一道道剑气内部。

铛铛铛!

小型剑气已经在呼啸动荡了,相信不出片刻就要突破这血色气浪囚牢,到时项天就危矣!

“万灵血剑,百灵破空,斩灭!”

刺啦……

一道凌厉到极点的血痕突然在血色气浪深处闪现,旋即那一道道的血色气浪直接冲入了那血痕之中,这时人们方才看清那是一道凌厉凛冽到极致的剑光!

剑光呼啸闪现,顿时引起了人群的注意。因为他们发觉这道血光似乎并不是冲着那道道小型剑气而去,而是直接斩落向项腾的头颅!

一瞬间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这样一句话,“项天是想同归于尽吗?”

看着那即将斩落在自己脖子处的剑光项腾眼神微微闪烁,但旋即便是强行化成一道凌厉的目光。

“你不要命了,那我也不要!”

“好了…好了,这只是一场比斗而已,何必闹得这么僵…”一道淡漠言语突然响起在项腾与项天耳畔,让两人都是一怔。

抬首望去,他们两人的攻击都似是自动崩毁了一般,缓缓消逝在了半空中。

而这时一道略显佝偻的身躯从台之上射了出来,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项腾与项天的中央。

“原来是大长老?”

项腾一看来者面容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同时他也知道这场战斗至于纪念品怕是没有持续下去的可能了。

“见过大长老!”

“见过大长老!”

相比于项天那略微无礼的言语项腾与项青莲显然就要周到许多了,两人都是弓了弓身子,态度十分尊敬。

“都是我项家子弟,一场比斗何必闹得如同仇敌一般?这样吧,我做主让你们两人同属第一,如何?”

大长老苦笑道,同时偷偷观察了项天几眼。他对项天十分满意,看来他消失的这一年必定非常刻苦,在拼命专研修炼,否则据台湾TVBS报道不可能有现在这般的实力。

“大长老,我听说宗族大比第一人可以向家族提出一个要求,如果我与项腾同列第一不知还有这个资格没有…?”项天轻轻问道,这大长老的突然出手打乱了他的计划。本来凭借着意念之力项天挡下项腾的攻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这么一来项腾第一天才就是他了。

但大长老居然出手了,或许是担心他们两人真的会同归于尽,但对于项天来说无疑是好心帮了倒忙。

“哼…项天,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别以为你胜了我!”项腾忍住身体的虚弱,怒声道,因为听对方的语气好像对方已经胜了自己一般,这让项腾十分不舒服。

“安静,这件事我做不了主,还是去问你们的族长爷爷吧…”大长老说道,旋即直接带着三人飞身而去,跃入了练武场上方的台内。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项家大总管显然是反应极快,在项天等人消失的片刻就登上了满目疮痍的练全部推到一名姓刘的同学身上。那名学生至今仍在留审。武场,旋即招呼着场下观战人群的离去。

人群缓缓离去,所有人的面色都不相同,有震惊,也有疑惑,甚至也有花痴,总之所有人的目光总是若有若无地会投向那一座大大的台。

但他们并没有什么透视眼,所以除了看到那台外奢华的装饰外就什么也见不到了…

经常肝不适怎么办好
成人骨质软化症吃什么药
优卡丹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
河北白癜风医院
宝鸡治疗白癫风医院
衡水治疗白癜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