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代表嗜武洪荒第八十八章眼泪中的记忆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嗜武洪荒 第八十八章 眼泪中的记忆

“烨姐姐,看我突破了,我突破了。”少年兴奋的叫道。

“好了,宇。要脚踏实地,还像个xiǎo孩子似得。”烨语重心长説道,看到对方如此高兴,心中美滋滋的,也为对方高兴。

“姐姐,如今我已经突破尊级了。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宇兴高采烈的道。

“恩,以后要保护好姐姐哦。”听到对方如此説来,烨“无论我们对沙特作出什么维护其领土完整的承诺心中充满未来的畅想。

“姐姐你放心,如今我已经突破尊级了。我就是强者了,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方霸主,让xiǎo时候欺负我们的人都跪在我们面前。”宇目光坚定,自信的説道。

看着对方,眉宇之间坚定的眼神,斜阳下显得那样的让人着迷。“恩,姐姐等着宇儿给我好的生活。”

“嘿嘿,烨啊!可算找到你了,考虑得这么样了?本少爷可以给你们两姐妹很多好处的。”

一道可恶的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兄妹二人此刻的欢笑。姐弟二人,转过头去。

“钟鼓你来干什么?”宇双眼散发着警惕的眼神,冷冷的看着这一行人。

“哦,这无种的xiǎo子居然都能够突破尊级。还真不简单啊!”钟鼓身边一中年人不屑道。

“恩”钟鼓斜视一眼,此中年人。

“公子,属下多嘴了。”中年人立刻毕恭毕敬抱歉道。

“我説宇,本公子要来便来,要走便走,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啊。”钟鼓一副公子模样满脸不屑道。

“钟鼓,不要以为你父亲是烛龙真神,我便怕了你。我们姐妹两从xiǎo都受你欺负,今天该到头了。”宇愤愤道。

“放肆,公子大名岂是你能够叫的。”

“我让你説话了嘛。”钟鼓再次扭头看向身边的护卫,见对方低下头去后,转过身形,“呵呵,烨只要你答应嫁给我。这宇也能够在咋们水族呼风唤雨,怎么样啊。”

“谁稀罕,你断了这条心吧。我姐才不会嫁给你这种人的。”宇见这花花公子露出淫*秽的笑容怒吼道。

“一个刚刚突破尊级的xiǎo子,也这般放肆。你们去陪他玩玩吧。”钟鼓冷冷道。

“遵命,公子。”数十个护卫立即冲来上去。

“来得好,看看老子如何教训你们这群狗腿子。”宇爆喝一声,对着冲上来的护卫而去。

片刻之后,双方已然战斗到了一起。虽然宇突破尊级,天赋极佳。但终归太过年轻,根基尚且不足,几十合下来全身上下已经留下不少伤口。

看着心爱的弟弟,险象环生,烨双腿跪地,哽咽对着钟鼓哀求道:“公子,求求你。放过我弟弟吧。”

见对方没有做声,烨抬头看去,钟鼓已经消失在原地。刚觉得奇怪,忽然一张大手从背后紧紧抱着自己,并且开始在上半身游走。

“放开我,不要……”烨本能的呼救中。

战斗之中的宇,听到姐姐的呼喊。心中焦急万分,无奈这个时候又抽不开身。稍一愣神,忽感背心一凉,狂喷一口鲜血,跌倒下来。

“呜呜…呜呜…”烨看着被击伤的宇,哭泣着。

钟鼓一双眼睛贪婪的盯着这散发着极限吸引,透着淡淡幽香的烨。顺势一用力,将对方按到在身下。看着对方娇好的面容,浓浓凸起的xiǎo山,纤细的碧腰,裙摆下露出的洁白**,吞了一口唾沫,楠楠道,

“哈哈…xiǎo美人,只要你服从本少爷,宇的命自然可以留下。如果敢反抗,虽説今天是那xiǎo子突破尊级的好日子,恐怕也会是忌日。”

“姐,不要啊,不要啊!”宇听到对方如此话语,狂喊道。

一个壮汉,见对方不依不饶,猛地一脚,恶狠狠道:“闭嘴,狗杂种。”

“放了我弟弟。我求求你了,呜呜。”烨看到此刻抱着肚子,一副痛苦之色的弟弟,哀嚎道。

“好,只要美人愿意。”钟鼓柔和道。同时,扭过头对着几个手下道:“你们听见没有,还不带宇公子去疗伤。”説完之后,眼中闪过一抹寒意。

当然,作为爪牙。这些人长时间跟着钟鼓横行于水族,自然心领神会。数十彪形大汉纷纷双手抱拳,恭贺道:“是,公子。”

见众人带着宇离开“对那些不方便见面的同学、朋友之后,钟鼓扭头看向身下的烨,喉咙一阵干涸。双眼放着淫光,感觉到下腹一阵膨胀之感,再也惹不住了

烨看着对方魔狼一般的眼神,为了保护宇,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弟弟,弱弱的闭上眼睛,听天由命。

钟鼓见对方放弃了抵抗,若饿狼扑食般扑倒向这含苞般的xiǎo兔子。疯狂的撕扯猎物的衣裙,一双大手反复游走于玉体每个角落。血盆大口贪婪的吸吮着猎物的每个角落。

烨紧闭的双眼,眼角流下痛苦的眼泪。玉牙格格作响,任由这禽兽在自己无瑕的身体上来来回回。

……

钟鼓打了一个寒颤,气喘吁吁的爬起疲惫的身体。当看到对方那高耸的山峰,一对洁白的玉兔,又没有忍住狠狠抓了两把,再次扑到猎物之上。

……

“今天本少爷高兴,就放了你们吧。”钟鼓冷冷丢下一句话,一个纵身消失在视线之中。

烨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破烂不堪的衣裙,再次大哭起来。

穿上几缕破烂的遮羞布条,烨艰难的爬起沉重的身体。突然感觉下体一阵吃痛,再次跌跪下去,然而一想到宇生死未卜,玉牙咬紧,再次站起身来,一步一个踉跄朝宇被带往的地方。

“啊!呜呜…”

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终究出现在眼前,此刻的宇安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半diǎn气息。

烨一直跪在地上哽咽哭泣,太阳升起又落下,直到眼睛已经没有眼泪。烨伸出玉手,轻轻擦拭着宇嘴角的血迹。看着这个一脸幼稚之色,瞳孔如漆黑般黑亮的弟弟。牙齿格格作响,“钟鼓,我一定要杀了你。”

“要杀他,你就得有足够的实力。”

一道威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烨扭过头去,看着一个满头白发,面色红润的老太婆站在自己身后,而对方身体之上散发的气势是那样的恐怖,烨甚至看到了老太婆背后的死神。

“只要能够报仇,我什么都愿意做。”烨冷冷道。

“好,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我会让你得到可以征服一切的力量,足够报仇的力量。你以后就叫碧霄吧。”老者淡淡道。



岳阳牛皮癣治疗方法
石嘴山治疗白癜风医院
眉山白癜风医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