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旧时王谢堂前燕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曾经被视为高不可攀的出版一本自己写的书,如今越来越变成稀松平常事。而近年来,大学生写书出书的风气也越来越盛。正处于学习阶段的大学生们,是否适合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去写书,他们的动机又何在——

湖北经济学院法学系大四学生邓荣栋写出 0万字的学术体小说《大明王朝的最后岁月》,首印8万册,卖出16万元的天价稿酬,曾在当年轰动一时。

郁秀,“新青春派”代表人物,整整20年前,16岁的她利用假期写出长篇小说《花季·雨季》,并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少年出书热”。

而如今,随着写作方式的变化和出版渠道的增加,大学生出书早已不会有当年的效应。大学生出书的数量在不断增加,种类在不断丰富,而与追求“文学性、艺术性”的郁秀们相比,如今的大学生作者,出书的心态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络写作民营出版

让梦是发嫂(提的片酬)不合理! 谢霆锋、景甜作为 赌坛新人 对发哥表示了仰慕之情想实现更容易

拿到出版社提供的样书之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大四学生徐艺嘉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这部名叫《横格竖格》的长篇小说是她高二时的作品,时隔5年后终于出版。

何小天现在是新浪读书频道,是互联上很有名气的青春文学作家。200 年还在湖南大学读书时,他便在络上开始创作,毕业时他推出处女作《穿过风花雪月的年少》纪念大学生活,迅速风靡络,随即吸引到出版社将其出版热销。他现在已经出版了四本长篇小说,其中《谁的青春不能错》一书还被改编成电影搬上银幕。

何小天认为,民营出版机“国际纺织之都”酝酿的新的生命力将全面展现。构的出现,使出版书籍不再是知识精英的“专利”,普通人也有了出书的渠道。“以前只有国营出版社,审稿程保证校园环保、卫生。我校制订了《××三中卫生管理办法》序很严密,现在有了民营书商,只要热门的东西都可以做。”

“以前写书得一个字一个字地手写,有了电脑,写作容易多了,快多了。”在何小天看来,出书变得容易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电脑和互联的广泛使用。他的一些从事络写作的朋友,每天可以写到一万字。“写完以后可以毫无障碍地发表在络上,点击率高了自然会有书商主动来找。”

自费出书

打造加厚版简历

上海某大学的孙鑫,前一段时间忙着给全国各地的同学亲友邮寄赠送自己的新书。在这本书里,包含了他自己独自一人云游世界各地时所写的游记,十年间成长中的重要经历,自己遇到的良师益友,发表的一些论文,和父母对自己成长的总结。

在寻找出版社的过程中,孙鑫遇到了困难:“曾经以为大学生出书本身就是一个卖点,但后来才发现,像我们这样尚无名气的作者,很难得到正规大社的青睐。” [NextPage]

孙鑫的说法得到了接力出版社青春读物部主任朱娟娟的证实。朱娟娟表示,如今,大学生作者这个身份本身已经完全不能构成出版的卖点,关键还是要看内容质量如何。“即使是较有水平的学生作品,我们也要仔细考量市场对一个不知名作者的接受度。”

受阻之后,孙鑫选择了自费出书。他向一家出版中介支付了三万元,中介从一家知名出版社购得书号,负责书的排版印刷工作,并以冲抵稿酬的名义返还给孙鑫一千册书。

孙鑫表示,自己之所以匆匆出版这本书,主要是为了给保送研究生增加筹码。“如今的大学生,升学、就业等方面都面临激烈的竞争,出一本这样的书,相当于一份加厚版的简历。让别人快速全面地了解我,没有什么比让他看我的书更方便了。”

对于孙鑫所出版的这类“加厚版简历”类的书籍,北京大学与传播学院教授、现代出版研究所所长肖东发有所体会。在历年的研究生入学面试中,他经常遇到类似情况。肖东发表示,学生的动机可以理解,但应当量力而行,此类作品并无正式出版必要,自行印刷装订即可。精美的自我介绍在面试考核中固然有可能得到较高的印象分,但人才的录用有一套系统的考察体系,而不会仅从简历一个方面来评判。

剪刀加浆糊

攒书挣钱得不偿失

去年9月,北京师范大学的周晓云在学校BBS上看到一则兼职信息,招聘历史图书撰稿人,15万字,有5000元报酬。周晓云觉得有点“手痒痒”,再加上当时缺钱花,就把这个项目接了下来。

此类被俗称做“攒书”的兼职信息,在大学校园内极为常见。打开水木社区、我爱南开、南大小百合等国内著名高校BBS的兼职信息版面,时常可见“招募兼职图书”、“诚聘兼职撰稿人”之类的帖子。书商以微薄的报酬雇佣在校大学生搜集整理资料,编成图书出版。

“在‘出版社——民营书商——撰稿学生’这个生产链条中,学生充当了工作量最大、成本最低的一环。”

观察各大高校BBS此类信息可以发现,报酬标准大多集中在每千字10- 0元,且多数会强调“出版时无法署名”。

而有趣的是,有学生在采访中表示,即使有机会署名,自己也会主动放弃。

“这种‘满纸荒唐言’的东西,编完以后都不好意思再看第二遍,又怎能署上自己的名字,让别人笑话。”北京某大学的吕晨说。他曾是一个资深“攒手”,攒过的书不下十本。

吕晨不愿意署名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担心出现版权方面的问题,有人找上门来。“编书这事完全是体力劳动,剪刀加浆糊,拼拼贴贴就搞定。”据他介绍,编书的方法就是在互联上大量搜索相关材料,然后对搜到的内容进行不同程度的改写,抹去原始材料的痕迹。“练熟了,一天可以攒上百页。”

周晓云最近正在为稿酬的问题忐忑。自去年9月接下这个项目到现在,他已在这件事上投入了三百多个小时,书稿已接近完工,但对方从未跟他签署过任何书面协议。他打算在交稿前与对方交涉,在获得三至五成的稿酬的前提下再交稿。

周晓云的担心并非没有根据,撰稿学生受到书商“盘剥”的情况屡见不鲜。“我以前就遇到过这种状况,合同都签好了,但拿钱的时候出了问题,对方就跟蒸发了一样,短信不回,打关机。”吕晨说。

吕晨称,和自己一起攒书的同学还遇到过另一种更隐蔽的情况,对方拿到书稿后认为书稿不合格,拒绝支付报酬,回头却将书稿改头换面悄悄出版。“能不能顺利拿到钱,全看书商的良心。”

吕晨觉得,在校大学生参与“攒书”,一方面助长了出版界的不良风气,向图书市场输送了大批粗制滥造的产品,一方面也浪费了自己的宝贵时间,丧失了更好的学习机会。而更大的损失,则在于原创能力的下降。“习惯了信息的拼贴整合,我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不可以说在这中间既有站长拍手称快的会写东西了。”

(实习:罗谦)

德州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广州前列腺炎哪家好
郑州阳痿治疗费用多少钱